「雪名,你是不是瘦了?」木佐盯著眼前全裸的雪名說。

 

「咦,啊?有嗎?」雪名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沒關係啦,反正和木佐先生在一起的日子胖了不少,瘦一點很好啊。」

 

「什麼叫做跟我在一起胖了不少?!」木佐微怒。

 

「因為太幸福了啊~~。」雪名露出閃亮的笑容。

 

「而且為了做出讓木佐先生喜歡的食物,我吃掉不少失敗的食物啊~~。」

 

莫名奇妙被閃亮的雪名王子攻擊,木佐有點睜不開眼。

 

「可是我還是覺得你比之前瘦......。」木佐小小聲的念在嘴裡。

 

****

 

經過慘烈的入稿週期,好不容易校對完終於可以回家的木佐,遠遠地發現家裡並沒有燈光透出。

 

(咦,雪名不在家嗎?)

 

因為木佐工作性質的關係,一個月差不多有二個星期在地獄裡,所以雪名畢業以後決定轉任綠藻球書店正式員工時,就商量好一個月以二個星期早班、二個星期晚班的方式工作,這樣在木佐地獄週期還沒開始以前,2個人晚上都可以見到面,一起吃吃飯之類。

 

雖然二人沒有事先約定過,但是從交往以來,木佐入稿結束的時候雪名總會在家準備大餐,所以看到漆黑的家木佐心裡還是有點失落。

 

(大概是臨時要加班吧?)

 

回到家,木佐洗過澡,弄了簡單的晚餐,木佐食之無味的撥弄碗裡的食物,電視裡傳來綜藝節目的嬉鬧聲,更顯得家裡冷清。

 

「算了,乾脆去睡覺好了!」放下吃不完的食物,木佐決定早早補眠,畢竟已經3天沒好好睡覺了。

 

****

 

「喀啷。」大門被人輕手輕腳的打開。

 

在床上翻來翻去睡不著的木佐,還是聽到了那細微的開鎖聲。

 

「雪名?」木佐索性翻起身,對著門喊了聲。

 

「啊?木佐先生,還是吵到你了嗎?」雪名略帶歉意的探頭進來。

 

「你去哪裡了?這麼晚。」木佐瞄了眼床頭鬧鐘,指針指在2點。

 

「對不起,因......因為店裡人手不夠,所以大家要幫忙分著上班。」

 

「那也不用這麼晚吧?」木佐有些懷疑,書店可是九點就關了啊。

 

「最......最近遇上大盤點,所以營業時間結束以後大家還要留下來的關係......。」雪名露出個抱歉的笑容。

 

「對不起,木佐先生今天好不容易結束,卻沒能在家裡陪你。」雪名坐在床沿,伸手摟住木佐。

 

「沒......沒關係,又不是小孩子了。」木佐撇過頭。

 

「所以,最近可能會比較忙,這個週末也沒有辦法在家陪你,但是我會先把食物準備好,木佐先生要好好在家休息。」

 

「連週末都要工作嗎?」木佐有些驚訝。

 

「嗯......,對啊,畢竟現在不是純粹打工的學生了,有比較多責任要負。」

 

「嗯。」木佐在雪名的懷裡點點頭。

 

「木佐先生餓嗎?我看你東西放桌上沒吃完,想吃點東西嗎?」

 

「不了,好晚了,你也快點洗個澡睡覺比較好,明天還要上班不是?」

 

「好,那木佐先生先睡。」雪名讓木佐躺下,替他拉好被子,拿了衣服洗澡去。

 

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木佐迷迷糊糊的進入夢鄉。

 

直到感覺床的另一邊有人掀開被子,被雪名從背後摟住,微濕的懷抱和空氣中肥皂的香味,讓木佐安穩的睡著了。

 

隔天,木佐醒來時雪名已經出門,餐桌上留有便當。

 

(都這麼晚睡了,早上就不用準備便當了嘛......。)

 

****

 

(沒想到......,自從那天以後,竟然......竟然已經五天沒見到雪名了!)

 

木佐不明白,明明和雪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自己最近還每天都正常上下班,為什麼可以5天見不到人。

 

(什麼時候連書店也不遵守勞基法了嗎?)

 

嚴格講不是沒見到人,只是雪名最近早出晚歸,等雪名回家,二個人頂多講個幾句話木佐就差不多要睡了。

 

(到底......?)

 

木佐搖搖頭,亂想不如去確認吧!

 

****

 

「雪名?剛剛下班了喔。他最近都早班,上到6點而已。」

 

「這樣啊......,謝謝你。」

 

木佐走出書店,心裡想著不知道雪名又再搞什麼,木佐很確定這次雪名沒病沒痛,沒有什麼避著自己的理由。

 

準備要回家的木佐,心想著反正還早,先繞去什麼地方晃晃好了。

 

「你看你看,那裡有個人好帥!」月台等車的木佐聽到二個女高中生在講,下意識的也回過頭去看了一眼,沒想到二個人講的竟然是雪名!

 

(雪名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木佐發現雪名在等的是和自己反方向的電車,並不是回家的電車,好奇心大起的木佐決定改變計畫跟著雪名。

 

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上了車,經過幾站之後,在一個附近屬於高級住宅區的車站下了車。

 

(難道雪名去當人情夫嗎.....?)

 

木佐被自己腦中突生的想法嚇到,不過依雪名的長相......,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雪名走在前方,熟門熟路的連門牌都不用看,最後轉進一間三層樓的獨棟樓房,按了門鈴之後,便有人開門讓雪名進去了。

 

(常常來嗎?不怕被對方先生遇見?還是這屋主是獨身的女強人之類的?)

 

挑了一個可以看見出入又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木佐就一個人在那裡胡思亂想了起來。

 

大門再度開啟,已經是2個小時之後,看到雪名和屋內的人揮手說再見之後,就朝著車站的方向離開。

 

木佐看著這一幕,發現入了夜天氣有點冷,心也有點冷......。

 

沒有繼續跟下去的木佐早早回家,在床上睜著眼,沒有睡意。

 

****

 

雪名一如往常的每天早上替木佐準備便當,也持續著早出晚歸的生活,木佐不想去想也不敢去問雪名究竟在忙碌什麼。

 

隨著木佐進入地獄週期,二個人幾乎見不到面,木佐連家都二、三天才回能一次,只是每次回家都可以看到冰箱裡面冰著準備好的食物,桌上總是有雪名留著的字條,要木佐有回來記得吃。

 

熬了二個禮拜,好不容易把稿子送出去了。木佐趴在桌上盯著桌曆發呆,今天的日期上畫了個紅圈─是自己的生日。

 

本來木佐的心中有著小小期待,剛好遇到校對結束的今天又是自己的生日,不知道雪名有沒有記得。

 

但是現在......,木佐悄悄嘆了一口氣,大概是沒希望了。

 

「木佐前輩,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坐在旁邊的小野寺看著臉色有點不好的木佐問到。

 

「沒有啊。」木佐搖搖頭,這種事情也不好問別人,只能自己煩惱。

 

「今天已經沒事了,大家可以回家了。」高野總編從外面走進來,向大家宣佈著。

 

已經三天沒有回家的眾人,沒有歡呼,只有默默收拾著包包準備回家。



****

 

木佐沉重的打開大門,漆黑的屋子讓他覺得呼吸困難。

 

打開客廳的門,木佐發現餐桌上有著一盞小小的蠟燭正在燃燒。

 

(雪名在家?停電了嗎?)

 

回頭看著玄關亮著的燈,木佐覺得自己有點蠢。

 

心裡想著雪名沒事幹麻點蠟燭,等下火燒房子怎麼辦,正準備進門把蠟燭撚熄,就被門旁的雪名給抱個正著。

 

「生日快樂!木佐先生!」

 

(?!)

 

「你......,你怎麼在家?」

 

「今天是木佐先生的生日,當然要在家。」雪名閃亮亮的笑著。

 

「不是,我是說......。」

 

「不管要說什麼,木佐先生先坐下來再說。」雪名牽著木佐的手,把他領到餐桌前,拉開椅子讓木佐坐下。

 

雪名跑去開了一盞客廳裡的裝飾燈,微光恰恰好保持著能視物又不失氣氛的亮度。

 

「雪......雪名?」

 

「木佐先生等一下喔!」雪名看起來很開心的從瓦斯爐上的鍋子裡舀了二碗湯。

 

木佐這才發現,家裡有種很香的食物味道,比起過去幾個禮拜冷冷的超商便當要好上不知道幾倍。

 

「這是南瓜濃湯,木佐先生嚐嚐看。」雪名微笑的把湯放在木佐的桌前,遞了湯匙,才在對面坐下。

 

在雪名期待的目光下,木佐舀了一口。

 

「好喝嗎?」

 

「嗯......,很好喝。」有種想哭的心情。

 

「真的嗎?」沒有等木佐回答,雪名又起身跑去從烤箱拿出了一小節法國麵包,切片之後送給木佐。

 

木佐愣愣的接過麵包,又被雪名盯著瞧。

 

「雪名......,這究竟是......?」木佐放下手中的食物,非常不解。

 

「今天是木佐先生的生日啊,一定要慶祝。」雪名還是笑瞇瞇的。

 

「夠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胸中有股怒氣,木佐也知道不應該發脾氣,但是......。

 

「木佐先生?」雪名困惑的看著木佐。

 

木佐倏地站起身,坐到沙發上,將頭低低的埋在雙手間。

 

「木佐先生?」雪名跟了過來,蹲在木佐的旁邊。

 

「我看到......,你進到別人家......。」木佐悶悶的說。

 

「咦咦??哪天?哪裡?」雪名超級驚訝。

 

「難道不只一家嗎?!」木佐抬起頭,語氣受傷,連眼淚都藏不住。

 

「不是的!木佐先生,你誤會了!」雪名焦急的想要解釋,伸出去想要抱住木佐的手被木佐閃得遠遠的。

 

「我誤會了嗎?!」木佐口氣甚至帶著一點恨意。

 

「......。」雪名突然轉頭走進臥室,隔了一下才出來。

 

「木佐先生,我知道這幾個禮拜我早出晚歸讓你不太高興,但是那是有原因的。」

 

木佐抬頭看著雪名,發現微光中的雪名,比起前一陣子看起來更瘦了,也不是很有精神的樣子。

 

「......什麼原因?」木佐的口氣軟化了,又低下頭去。

 

「我......有個想買的東西,因為有點貴,所以我接了兼差。」雪名又蹲在木佐旁邊,看著木佐。

 

「兼差?」

 

「木佐先生還記得我大學的時候有一次作品被教授稱讚了嗎?」

 

「當……當然記得。」木佐臉紅,因為那次的主角是自己。

 

「後來教授覺得我有畫肖像畫的潛力,所以這次推薦我去幫人畫肖像,當作兼差。一張肖像畫大概要去委託人家三、四次才可以完成,有這種想法的人多是本身有在學畫,經濟狀況也還不錯的家庭,因為這個兼差收入還算滿好的,所以陸續接了幾個委託,我才會問你是在那裡看到我的。只是最大的缺點就是得晚上或是週末委託人在家的時候才可以畫,我最近晚歸是因為這樣。」

 

雪名伸手握住木佐,木佐雖然掙扎,但是還是被雪名握得牢牢的。

 

「所以?」

 

「所……所以……。」

 

木佐抬頭看著雪名,發現雪名竟然臉紅了。

 

「我是因為想要買這個。」雪名拿出手裡握著的藍色小盒。

 

雪名突然單膝跪地,很慎重的打開盒子。盒子裡面立著二只白金戒指,霧面與亮面交錯的設計,十分漂亮。

 

「我看到的時候立刻喜歡上了,而且剛好有二只尺寸相近的男戒,但是白金戒指比想像中貴不少,如果要靠薪水存,會趕不上木佐先生的生日。」

 

「我……我知道木佐先生不希望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但是這戒指作為裝飾品也不會太奇怪……,所以……所以我想……。」雪名覺得自己的臉快要燒起來了。

 

「木佐先生可以看那隻手指比較合......。」

 

木佐輕輕掙脫雪名握著的手,雙手捧著雪名的臉。

 

「所以,這也是你突然這麼瘦的原因嗎?」話題跟之前的都沒有相關,讓雪名愣住了。

 

「呃......,因為書店工作結束之後就要趕著去兼差,所以常常晚餐來不及吃,早上又趕著出門......。」

 

「這樣還是不合理,你回來的時間常常是12點過後。」木佐不準備給雪名閃躲的機會。

 

「畫畫結束之後......,我還會找里緒練習......。」

 

「練習什麼?」

 

「就是木佐先生剛剛吃的那些啊。」

 

「呃?」

 

「我們二個都不太會西式餐點,但是我覺得生日就是應該要吃可以點蠟燭的西餐和蛋糕,所以我就找里緒幫忙,二個人練習......。」

 

第一次雪名有一點不敢看著木佐,很怕木佐不願意收下這禮物。

 

「我......我沒有一定要木佐先生戴左手......。」雪名覺得自己那一點心思一定都被木佐知道了。

 

一陣靜默。

 

就在雪名決定要打個哈哈把這一切尷尬化解的時候,木佐伸出了左手。

 

「木......木佐先生......。」

 

「笨蛋,這時候應該叫另外的名字吧!」木佐撇過頭。

 

「翔......翔太......。」

 

雪名坐到木佐的旁邊,輕輕握住木佐伸出的左手,因為太緊張,戒指還差點無法從盒子裡拔出來。好不容易拿出比較小的那只戒指,雪名小心翼翼的套進木佐的左手無名指,輕輕的、慢慢的戴到底。

 

「謝謝你,翔太。」雪名如釋重負又開心的抱住木佐,牢牢的。

 

木佐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雪名已經從一個學生模樣的氣質,慢慢的變成熟了,而且自己還是一樣非常喜歡,總是會被雪名影響,而心動不已。

 

「翔太......,可以......。」

 

「?」

 

「可以幫我戴嗎......?」雪名摟著木佐,臉靠在木佐的肩膀上。

 

「......,傻瓜。」

 

木佐拿過雪名手上的盒子,從裡面抽起另外一只戒指,拉過雪名的左手,有一點顫抖的把戒指套進雪名的無名指。

 

二個人一起開心的笑了,也一起享用了雪名辛苦準備的大餐和蛋糕。

 

****

 

「木佐前輩。」旁邊的小野寺轉過頭說。

 

「嗯?」

 

「木佐前輩是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咦?你......你說什麼......?」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木佐前輩今天看起來很開心,前一陣子的鬱悶一掃而空的樣子,所以我想應該是遇到什麼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吧!」

 

「沒......沒有啦......,只是這次交稿很順利所以很開心啊,啊哈哈哈哈。」

 

總不能跟小野寺講昨天自己和雪名一直到今天凌晨都沒睡的過程吧......。

 

木佐轉回頭繼續手上工作,銀白的戒指在黑色的鍵盤上格外顯眼。

 

****

 

「雪名先生!」書店裡,雪名的身邊照樣圍著下了課的女高中生們。

 

「什麼事。」露出招牌笑容的雪名,微笑的看著叫他的女學生。

 

「為什麼雪名先生的無名指......,難道有女朋友了嗎?」

 

「啊?你說這個嗎?」伸出左手給對方看。

 

「嗯......。」雪名懂得那女生眼神裡的期待與失望。

 

「你誤會了啦!是因為我很喜歡這只戒指的設計,你看,很好看吧?」

 

「但是我去買的時候,竟然只剩下最後一只,而且我試了十隻手指頭,竟然只有這隻戴得下啊~~。」雪名用萬分失望的口氣說著。

 

「可是我又真的很喜歡,所以就還是買下來了。」

 

「是這樣啊......。」

 

「不過我有買一只一樣的給我喜歡的人就是了。」

 

在女學生震驚的表情中,雪名給了對方一個抱歉的笑容,便將地上的紙箱抱走,準備上架。

 

銀白的戒指在深咖啡色的紙箱上閃閃發亮。



初稿於2013.1.4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旅行

Dou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