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啊~~~。」熱鬧的大街上,突然傳來女子的尖叫。

 

「翔太~~!」熙來攘往的街道上,頓時間全靜了下來。

 

****

 

綠寶石編輯部裡,分鏡的修改差不多告一段落,大家終於可以稍微喘口氣。

 

木佐一邊跟漫畫家電話聯繫確認分鏡的結果,一邊盯著電腦,還一邊檢查著手機訊息。

 

掛掉電話之後,木佐突然發現一件事情不太對勁,看了一眼桌上的日曆,確認了一下手機訊息和通話紀錄,才發現這幾天因為很忙,沒注意到雪名已經2天沒有打電話或是傳訊息來了。

 

(雪名在忙什麼?)

 

和王子殿下交往至今已經幾個月,季節也已經進入春季,平常因為工作的關係,多半都是雪名打電話或是傳訊息來,自己有空的時候才會趕快回,但是很少遇到2天沒有聯絡的狀況。

 

(是在考試嗎?不對,上週末明明才因為雪名期中考結束,二個人才能見面的。是有什麼作業嗎?......但是雪名很少因為作業的關係沒有聯絡。難道是有什麼事情......?)

 

只要起了一個頭,不安就像漣漪逐漸在心裡擴大,木佐坐立不安的等著下班時間到來。

 

(果然還是先傳個訊息比較好嗎?今天晚上雪名應該是要打工的吧?)

 

From:木佐

Sub:今晚

今天可以比較早下班

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你今天要打工到幾點?

 

「嗶。」直到下班前,木佐的手機響了。

 

From:雪名

Sub:Re: 今晚

我今天打完工以後和同學有約

真的很對不起

改天吧?

 

(和誰有約?里緒嗎?)

 

看著雪名傳來的訊息,木佐不安的想著,自己不是不信任雪名,也認為雪名應該保有自己的交友圈,但是......。

 

下班的時間一到,木佐迅速的收拾好包包,不能控制的往綠藻球書店移動。

 

****

 

「您是問雪名嗎?雪名這一個星期請假喔?」

 

「咦?請假?為什麼?」

 

「這我不清楚呢,好像是有事情要請假一個禮拜,從前天開始請的喔。」店員和木佐點了點頭,就離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木佐翻開手機,重新確認了一次雪名傳來的回訊。

 

(雪名明明就是說今天打完工和人有約,但是卻沒有來打工?)

 

離開書店以後,木佐心想雪名住的地方離書店不遠,乾脆過去確認一趟,便轉往雪名家的方向前進。

 

****

 

遠遠的就可以看到雪名家的燈光是暗的,看起來沒人在家。

 

木佐沿著巷子,打算繞一圈回去搭地鐵回家。

 

(晚點再打電話給雪名吧?咦,前面那是......?)

 

已經走到地鐵站的木佐,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往雪名家的巷子,發現不太亮的巷子裡有一個人手上拎著超商的袋子,正慢步的往前走,看那身影,的的確確是雪名的背影。

 

(為什麼他現在在這?沒有去打工,可是也不像有約會啊?)

 

小巷中沒有別人,但是巷子不長,木佐決定不要出聲,看看雪名究竟在搞什麼鬼。

 

默默的保持一段距離跟在後面,木佐很快地發現雪名的異狀,雪名沒有拿東西的右手在經過街燈的時候可以模糊的看到有繃帶包著,而且雪名看起來有點微跛。

 

(怎麼回事?雪名受傷了?)

 

木佐被這意外的情況給擾亂了思緒,回過神,雪名已經爬上回家的樓梯。

 

「雪名!」木佐匆匆忙忙的追上去,正好在雪名進門前攔住了他。

 

「木......木佐先生!」雪名看起來非常吃驚。

 

「你......你怎麼來了......。」雪名慌張的進了家門。

 

「雪名,你發生什麼事?你的手怎麼了?」木佐跟著進門。

 

「為什麼打工要請假?為什麼沒有跟我說?」

 

「......。」站在屋子中央的雪名,低著頭沒有回答。明亮的室內,雪名側著站的身子可以清楚看到右手上纏了繃帶。

 

「雪......」

 

「木佐先生,今天......可以請你先回去嗎?」雪名依舊沒有正眼看向木佐。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回去!你究竟發生什麼事!」一股怒意竄升,木佐大吼。

 

隨意的把鞋子脫掉,木佐衝進房間,兩手朝雪名的雙臂一抓,只見雪名眉頭微微蹙起來,木佐原來準備繼續吼下去,卻在看到雪名的臉之後呆住了......。

 

「雪名......,你的臉怎麼了?!」雪名的左頰也被面積不小的紗布給包了起來。

 

木佐發現雪名略帶痛苦的表情,突然明白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鬆開手,趁雪名沒來得及抗議,火速的把雪名的外套拉開,裡面的短袖露出部分上臂也被繃帶纏了起來。

 

「究竟怎麼了......?」木佐放輕了聲音問。

 

「只是車禍而已。」雪名把外套拉起來,沿著床邊坐了下來。

 

「......為什麼不跟我說?」木佐想起雪名走路的樣子,伸手摸向雪名的左腿,隔著薄料子的休閒褲,可以明顯的發現左大腿也是有繃帶的觸感。

 

雪名沒有阻止,只是撇開頭,不想給木佐看到自己受傷的臉頰。

 

木佐在地板上坐了下來,抬著頭看著雪名,這個角度的話雪名也無法逃避自己的視線。

 

「為什麼要躲著我?」木佐看著雪名,不能理解為什麼雪名不願意跟自己說。

 

雪名嘆了一口氣,把二天前車禍的情形簡單的說給木佐聽。

 

原來是打工下班的時候,看到一個小男孩為了要撿被風吹走的學校帽子,突然跑到車道上,剛好有一輛車速不快的小貨車經過,雪名來不及多想就衝上去抱住男孩。

 

貨車是煞住了,但是還是帶有一點力道,所以護住男孩的雪名左側身體就在馬路上磨了一點路。

 

幸好前二天天氣比較冷,外套和褲子的料子比較厚,所以手臂和腿除了瘀青外,擦傷沒有很嚴重,反而外露的臉和環住小孩的右手擦傷比較嚴重。

 

「......那為什麼不跟我講!」木佐聽完有些生氣的說。

 

「......。」

 

「我本來打算等傷好,再跟木佐先生說的。」

 

「為什麼?」

 

「因為......」

 

「因為?」

 

「萬一留了疤......。」雪名捂著受傷的臉頰。

 

「疤?」木佐歪著頭,對於雪名的顧慮不理解。

 

「......木佐先生不是很喜歡我的臉嗎?我是想,萬一最後留疤的話......。」雪名撇開逐漸變紅的臉。

 

「?」

 

「......我怕木佐先生會不會就不喜歡我了......」

 

(畢竟......,對木佐先生來說,長相實在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

 

............。

 

..................。

 

木佐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雪名。

 

(這人明明平常無敵自信的吧?為了這種事情躲了我二天嗎?)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想要確定沒有留疤才要跟我見面嗎......?」

 

雪名捂著嘴點點頭。

 

木佐看著眼前的呆子,怒氣又竄上來了。

 

「我要回去了,你吃完飯就早點休息。」木佐站了起來,順手拿起剛剛被雪名丟在地上的便當,替他放進微波爐加熱,便離開了。

 

****

 

雪名跟不上木佐急轉直下的情緒,來不及把人攔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木佐離開。

 

(果然嗎......?)

 

雖然到今天身體已經比較不酸痛了,手腳的瘀青也消了不少,惟獨臉和手的擦傷才正要結痂,還要照顧一陣子才知道能不能完全好。

 

向書店請假是不想讓經常光臨的客人們在書店裡面大呼小叫。

 

(但是是不是不應該瞞著木佐先生?......剛剛木佐先生的反應又是什麼意思?)

 

看著微波爐裡的便當,雪名一點胃口也沒有,想想還是去洗澡準備睡覺好了。

 

雪名小心翼翼的把身上和手上的繃帶拆掉,對著鏡子把臉上的紗布掀開,看著臉上那片還有些紅腫的擦傷,雪名微微發愣了起來。

 

從小就知道自己在他人眼裡長得算是不錯,也因為這張臉讓他相當有女人緣,經常會被不同年紀的人告白。但是說實在的,自己從小看到大,就不覺得自己的長相有什麼特別的。

 

一開始發現木佐先生盯著自己的時候,還覺得這個小男生很有趣,那時候也沒有想過二人有一天會交往,後來才知道原來木佐先生不但大他9歲,而且是所謂外貌協會的人,對於長相喜歡的人可以毫不猶豫的跟對方上床,沒了興趣就不再聯絡。

 

開始交往後,雪名一直覺得能長得讓木佐先生喜歡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木佐先生不再喜歡自己的臉會怎樣。

 

車禍發生時,最初雪名也沒有多想什麼,想說擦傷擦個幾天藥就會好了,但等到從急診回家,打算洗去一身血跡的時候,雪名才發現臉上的傷痕比自己想像的要嚴重,本來想要傳訊息給木佐先生的手,就這樣放下了......。

 

頭二天擦傷的地方紅腫,第三天則開始結痂,深紅的痕跡讓自己心中的不安慢慢擴大,萬一留疤......會怎樣?

 

****

 

自從二天前見面後,雪名依舊沒有傳簡訊也沒有打電話給木佐,一來想不通見面那天木佐先生最後的反應是什麼意思,二來這幾天結痂的傷口看起來比剛出車禍的時候還恐怖。

 

(應該再二天就會比較好了吧?結痂的傷口好癢,但是撐過去就會比較好吧。)

 

雪名失笑的搖搖頭,想想自己還是第一次這麼重視傷口,明明......木佐先生......已經不打算跟自己聯絡了吧。

 

嘆了口氣,雪名準備自己下廚做晚餐。

 

邊等水開的空檔,雪名看著牆上的月曆,交往了幾個月,也逐漸了解所謂漫畫編輯的作業周期,這幾天應該是開始進行原稿的階段,也算是進入了忙碌期。

 

(只要進入這個階段,大概一直到入稿結束都不容易見到面吧。)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雪名想不出這麼晚會是誰打來。

 

「喂?」

 

「啊,雪名嗎?你現在在家?」電話那頭傳來很久沒有聽見的聲音。

 

「木......木佐先生?」雪名聽到有點意外的聲音,看了一下手機螢幕發現真的是木佐先生的來電顯示。

 

「嗯,我在家。」

 

「幫我開個門。」

 

「開門?」雪名疑惑的走去開了大門,發現木佐真的站在大門外。

 

「木佐先生?你怎麼......?」掛掉手機,雪名不解的看著明明有門鈴可以按卻要打電話的木佐先生。

 

從雪名的身旁擠進房間,脫了鞋,看了火爐上已經燒滾的水。

 

「還沒吃?」

 

「嗯,啊,對啊,木佐先生呢?」雪名決定先把火爐關掉。

 

「我也還沒。你的手已經可以作飯了?」木佐一路走進房間,直接坐在床上。

 

「嗯,傷口已經結痂了,不會痛,碰水也沒有問題。」

 

木佐聽了點點頭,沒有繼續說。

 

「那個......,木佐先生現在不是應該很忙嗎?怎麼這麼晚還過來?」

 

仔細看了木佐先生,黑眼圈又加重了,看起來睡眠很不足的樣子。

 

(才剛開始畫稿,怎麼看起來已經很累的樣子?)

 

「嗯,最近除了月刊進度以外,還有動畫化的準備作業,等一下也還要回辦公室才行。」

 

「這樣啊......。」

 

(所以,這麼晚特地跑來的用意是?難道是…...要說分手嗎?)

 

從進門就一直沒有正眼看過雪名的木佐突然伸出手,雪名才發現木佐的手上提著一個小紙袋,接過紙袋,雪名看了一下紙袋裡面,像是二條藥用軟膏。

 

「木佐先生,這是?」

 

「傷口,結痂了吧。這是我去問了幾個藥師和皮膚科醫師推薦的。綠色那條藥膏是對傷口復原很好的藥膏,從結痂的時候就可以開始擦,要一直擦到新生的皮膚和其他皮膚顏色一樣才可以停止。白色那條是藥用的防曬,對傷口和新生的皮膚比較不刺激的配方,等落痂了以後,白天出門要擦上,一樣擦到膚色勻了以後才可以停。」木佐撇過頭,一口氣把二條藥膏落落長的使用說明講完。

 

「就這樣,我要回去了。」木佐倏地起身就準備往外走。

 

「等等。木佐先生!」這次雪名終於來得及拉住木佐的手。

 

「幹嘛啦!」被拉住手的木佐沒有回頭。

 

「你......,你這二天跑去找這些東西嘛?」雪名手一用力,便把木佐拉進懷裡。

 

「沒......沒有花很多時間啦。」木佐低著頭,有點掙扎。

 

「木佐先生......,我以為......。」雪名低頭,看見木佐發紅的耳朵和後頸。

 

「以為什麼?」爭不過雪名的力氣,木佐乾脆整個頭埋在雪名的肩頸,聲音悶悶的。

 

「我以為你要拋棄我了。」不知道為什麼,雪名有了車禍以來第一次想笑的心情。

 

「哈?」木佐抬頭瞪著雪名,對方大大的笑臉真是耀眼。木佐發現雖然雪名臉上的傷現在並沒有貼起來,但是一點也無損雪名的閃亮。

 

「我說......,雖然我是因為喜歡你的臉才開始的對你有意思的,但是!從我們開始交往......,我......除了你的臉以外的地方也都很喜歡,我不會因為你的臉受傷而有所改變的......。」木佐又把臉埋回雪名的懷裡,再看下去,等下自己會走不了。

 

「木佐先生......。」雪名把木佐摟得更緊了一點。

 

「那為什麼你前天會這麼生氣?」

 

「因為我覺得你很白痴!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早一點跟我講!而且既然你這麼在意留疤的問題,我......我想說......盡快去幫你找對傷口恢復比較有幫助的藥......。」木佐報復似的用力抱住雪名,心裡想最好把這個笨蛋勒死,讓世界少一個妖孽比較和平。

 

「木佐先生。」雪名心中的激動,無法言語,一直沉重的心情也突然消失無蹤。

 

雪名低下頭,尋找著木佐的唇,一個久違的親吻。

 

「咕嚕~。」親得難分難捨的時候,木佐的肚子突然不爭氣的叫了,破壞了原先親密的氣氛。

 

「對......,對不起。我先回去了......。」木佐整個臉都漲紅了,想要掙開雪名的懷抱。

 

「木佐先生,等我作個飯,我們一起吃,好嗎?」雪名抱住木佐,不給他走,在木佐的耳朵旁邊親暱的說著。

 

「唔......,嗯。」木佐低低地點點頭,雪名大大的笑了。

 

趁著雪名作飯的時候,木佐倚著床邊小睡了一下。二個人一起吃完了晚餐之後,木佐便匆匆的準備回去辦公室。

 

離開前,雪名拉著木佐的手。

 

「木佐先生,謝謝你。等你忙完,我們再約著見面,好嗎?」

 

「嗯,希望這個月入稿比較順利,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記得要乖乖擦藥。」木佐看看雪名的右手,又抬頭看著雪名的雙眼。

 

「我知道了。」雪名微笑的給了木佐一個送別的吻,不捨地送木佐先生出門。

 

****

 

入稿結束的當天,木佐和雪名約著見面。在書店外等著雪名的木佐,看到一位年輕的媽媽牽著一個小男孩,手上還提著一個看起來很精美的禮盒,像是在找誰似地往書店裡面張望。

 

一看到雪名出來,母子便朝雪名走了過去,木佐因為好奇也靠了過去。

 

雪名本來在和年輕媽媽說著什麼,看到了木佐,便朝他招了招手。

 

木佐走了過去,年輕媽媽微笑地和木佐微微的鞠了躬。

 

「怎麼了?」木佐問著雪名。

 

「這是我上次救的小孩和他的母親。」

 

「原來如此。」

 

「真的很謝謝雪名先生救了我家翔太,這只是一點心意,請務必收下。」

 

「咦?」木佐以為自己聽錯了。

 

「真的不用,幸好大家都沒有事情,您留著和家人分享吧。」雪名露出招牌笑容,委婉的拒絕了對方的謝禮。

 

等呆愣中的木佐回過神,才發現母子不知道何時已經離開了,雪名則拉著自己的手臂,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那個孩子......?」

 

「啊,對啊,那個孩子和木佐先生同名,很巧對吧。」雪名笑著說,腳步一點也沒有減緩。

 

已經等了二個禮拜才能和木佐先生約會,雪名的期待都寫在臉上。

 

木佐側臉看著笑容滿面的雪名,心中也暖和了起來。

 

****

 

後來,雪名的傷口很順利的復元,一個月後等到新生皮膚的粉紅色退去之後,也沒有留下什麼明顯的傷痕。

 

等雪名知道當初木佐為了找藥,整整二天沒睡,則是更久以後的事情了。



初稿完成於2012.12.2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uma 的頭像
Douma

一個人的旅行

Dou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