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野打開大門,一邊想著今天早上真冷,一邊看著手錶,習慣性的聽了一下鄰居的動靜。

 

安安靜靜的。

 

(難道已經出門了?不對,早上起床到現在都沒有聽到隔壁有動靜。該不會是睡過頭了吧?)

 

本來要往電梯移動的腳步,改往隔壁大門站定,開始按門鈴和打電話。

 

****

 

什麼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好吵。

 

小野寺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又睡在玄關了......。包包和便當散落在身邊,圍巾差點把自己勒死。

 

隨著意識逐漸清醒,小野寺終於理解到自己覺得很吵的聲音是門鈴和包包裡面的手機一起共鳴的結果。

 

小野寺想也知道會做這種事情的只有一個人,正有點火氣的想要爬起來開門,卻發現自己手軟腳軟,有些站不起來。

 

(糟糕,發燒了?果然不應該睡在玄關阿......。)

 

嘗試著要站起來,強烈的暈眩感讓小野寺跌坐回地板。

 

停了一下,再奮力的向前傾,結果力氣小的驚人,手指也不過剛剛好碰到門把,幸好隨即下墜的身體幫了忙,門輕輕的開了個縫。

 

在外面不耐煩的高野看到門開了就往外拉開,卻被小野寺墜地的身影給嚇到,火速伸出手把人給抓住。

 

「喂,小野寺!」高野馬上發現不對勁,從房間裡透出來的空氣是冰冷的,一點也不像有開過暖氣的樣子。瞄了一眼散落一地的包包、便當和手上的人還穿著跟昨天一模一樣的衣服。

 

(這人昨天是睡在玄關嗎?!)

 

高野把小野寺翻過來,後者緊閉的眼睛和通紅的臉,不用溫度計也知道這人正在發高燒。

 

「小野寺!」高野馬上把人整個抱起來,進到臥室。整齊的枕頭被子,都可以說明這屋子的主人昨天根本沒有睡在床上。

 

拉開被子,輕輕的把小野寺放到床上,把暖氣打開以後,打算把小野寺身上的衣服脫掉一些。

 

「等......等......等等。」小野寺虛弱的抓住要解自己釦子的手。

 

「囉唆,我只是要把你的大衣和毛衣脫掉而已。」高野不理會小野寺抗議,伸手把大衣和毛衣全脫了,剩下最裡面的長袖之後,才把被子蓋好。

 

「你有沒有退燒藥?」高野問著。

 

「......沒......沒有。」小野寺吃力的回答。

 

「真是的......,你躺好不要亂動!」高野打算回自己家拿藥來,順便拿一下溫度計。

 

****

 

餵了小野寺營養果凍和退燒藥,貼上退熱貼之後,順便量了一下體溫。

 

「39.6度......。」看著溫度計上顯示的溫度,高野無言了。

 

(是不是該送急診比較好?)

 

「......高......高野先生......,你......你快......去......上班......,今......今天.......不......不是......有......會......。」高燒讓小野寺的思考變得很遲緩,但是還是想起了今天早上編輯部有重要的會議。

 

「閉嘴,輪不到你擔心,你給我好好躺著。」高野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已經來到9點15,平常通勤要花上1小時左右,怎麼看10點的會都可能來不及了。

 

(該請羽鳥幫忙一下嗎?羽鳥的出勤時間很正常,現在應該快到編輯部才對。)

 

「高......高野先生......,......我......沒......事,請......請快......快去上班......吧......。」

 

「嘖。」

 

「工......工作......和......私人......不......不應該......搞混......,不......不是......高野......先生......自......自己......說.....的.....嗎......?」小野寺堅持的說。

 

「啊~!煩死了,你給我在床上躺好,我中午再回來看你。」高野丟下話,人抄起包包就往外走。

 

小野寺正鬆了口氣的時候,卻看到高野拿著自己的包包進房間。

 

「高......高野先生......?」看著蹲在旁邊翻著自己包包的高野,小野寺擔心的看著。

 

(時間,時間已經要來不及了啊!)

 

最後,高野像是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從包包裡拿出一個鑰匙包。

 

「鑰匙,我先帶走了,你給我在家裡好好躺著,不准亂跑。」不等小野寺抗議,高野就匆匆趕去上班了。

 

聽到大門落了鎖的聲音,小野寺強撐著的意識也墜入黑暗中。

 

****

 

睡夢中,有什麼東西涼涼的貼上臉,讓小野寺舒服的嘆了一口氣。

 

「醒了嗎?」高野的聲音從耳朵旁傳來,讓小野寺迅速的睜開眼。

 

「高......高野先生?」

 

「看起來是有稍微好一點。」高野看著溫度上的螢幕顯示著37.8度。

 

「坐得起來嗎?中午來不及,只能先買點現成的東西給你吃。」

 

小野寺偷瞄了一下床邊的時鐘,顯示現在是下午1點。

 

高野把小野寺扶了起來,把枕頭立起來給小野寺靠著。一坐起來,小野寺還是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只得閉上眼來抵抗暈眩的不適感。

 

「我去拿午餐進來。」高野看了小野寺一眼。

 

一會兒高野端了拖盤放在床邊桌,托盤上是便利商店買來的粥,但是高野有再稍微煮過,加了一些蔬菜和蛋花下去。

 

高野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端起碗舀了一湯匙的粥餵到小野寺面前。

 

「我......我可以自己來。」小野寺看穿高野的意圖,臉紅著撇開臉。

 

「你頭還在暈吧,等下要是打翻了更麻煩,還是我餵比較好。」

 

「高.....高野先生.....。」小野寺顯得很為難。

 

「不要囉唆,快點吃,我等下還要回編輯部。」高野看起來有點不耐煩。

 

「......唔。」被塞了一口粥,也把小野寺剩下的抗議都給塞回去。

 

俐落的餵完了粥,拿了水和藥盯著小野寺吃下去後,高野便穿起放在一旁的大衣。

 

「高.....高野先生.....,你......你自己的午餐?」小野寺看著準備回編輯部的高野。

 

「生病的人好好休息就好了,其他事情你不用管。」高野回頭把小野寺的被子拉好,確認了一下暖氣的溫度,就頭也不回的出門了。

 

(什麼嘛......,我是擔心你啊......。)

 

小野寺有些忿忿的想著,不一會兒就因為藥效發作又沉沉睡去。

 

****

 

食物的香味把熟睡中的小野寺給喚醒。

 

天色已經整個暗了下來,半掩的門外有光亮透進來。

 

小野寺坐起身,發現討厭的暈眩已經消失,就掀了被子下床。

 

小野寺站在門口,愣愣的看著高野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這種心情......,好像回到高中時代在書櫃間看著嵯峨前輩......。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小野寺搖搖頭,想把自己腦內的想法甩掉。

 

「怎麼起來也不加件外套!」被高野略帶怒意的聲音給帶回現實。

 

高野越過小野寺,拿了自己掛在大門邊的西裝外套搭在小野寺的肩上,較大的外套,顯得小野寺很嬌小。

 

「去坐著,準備吃飯了。」

 

小野寺難得聽話的坐到餐桌旁,呆呆的看著高野把晚餐端上桌。

 

「哇!」高野的臉突然在眼前放大,小野寺嚇得往後退,椅子差點失去平衡。

 

「小心點!」高野伸手抱住小野寺的背。

 

「高......高野先生,你作什麼啊?!」小野寺掙扎了一下。

 

「我只是看你還有沒有發燒。」高野看著小野寺的雙眼,輕輕的額頭碰額頭。小野寺紅著臉,眼睛不知道該往哪看。

 

「看起來好很多了,先吃飯吧。」高野測了一下就放開小野寺。

 

「我的手藝很普通,你就勉強一下。」坐到對面的高野看著小野寺輕輕說著。

 

「不......不會......,已經很麻煩高野先生了。」小野寺低著頭,拿起碗筷開始吃。

 

(......果然,還是會陷入沉默......。)

 

二個人在安靜的狀態下吃完飯,高野把碗筷盤子放到水槽裡,捲著袖子。

 

「我.....我來洗吧。」小野寺覺得已經麻煩別人一天了,自己應該要做點什麼。

 

「生病人的就不要碰這些了,倒是你快去洗個澡吧。」

 

「那......那就麻煩高野先生了。」小野寺算算自己也2天2夜沒洗澡了,想想也滿恐怖的,加上發燒也流了不少汗,還是去洗一下好了。

 

****

 

洗好澡,小野寺覺得自己就好像重生了一樣,精神和體力都恢復不少。

 

從浴室出來,就看到高野先生坐在沙發上,看著書,原來散落在客廳到處的衣服都不見了,資料和書也整齊的疊在一旁的書櫃上。

 

「高......高野先生.....」小野寺的臉馬上漲紅。

 

「衣服我替你丟去洗了,其他的先理一理放在書櫃上。」高野沒有抬頭的說。

 

「不......不需要替我做這些啊!」小野寺彆扭的說著。

 

「我也不想啊,但是不這樣我連坐的地方都沒有。」

 

(喔喔......,那還真是對不起你!!)

 

小野寺沒回話往房間走,高野才放下手中的書,看著怒氣沖沖回到房間的背影,輕輕笑了。

 

坐在床邊的小野寺惱怒地覺得很不好意思,不但讓自己的上司照顧自己一天,還幫自己洗了衣服、收了房間。

 

高野端了水進了房間,順手把房間的燈打開。

 

「吃藥睡覺的時間了。」高野看著小野寺把藥吃掉之後,量了一下體溫,已經落回37度。

 

「那我要回去了。」

 

「咦?」

 

「咦什麼?」

 

「呃.....,沒有沒有。」小野寺迅速搖著頭。

 

「啊。」好像想起什麼的高野,出去拿了什麼進來。

 

「喏,你的鑰匙。」把小野寺的鑰匙包放在床邊桌上。

 

「為了以防萬一,我打了一把你家的鑰匙。」亮出手上的鑰匙。

 

「什......什麼!!怎麼可以這樣!!」小野寺伸手想要把鑰匙搶回來,高野俐落的閃過。

 

「作為交換.....」高野拉過小野寺的右手,在掌心放下一把鑰匙。

 

「我打了一把我家的鑰匙給你。」

 

「......。」小野寺低頭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鑰匙。

 

「我......我......我又不想要你的鑰匙!」

 

「是你說鄰居要是死在家裡你會很困擾的吧?這下就不會困擾了,可以順便找人把我收拾了。」高野涼涼的說著。

 

「什......什麼?!你在說什麼啊!」聽懂了高野的意思,小野寺對於話裡的弦外之音覺得很生氣。

 

(這人沒事幹麻詛咒自己阿!)

 

「所以我說,下次可以請你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嘛!」高野語氣裡的怒意讓小野寺抬頭了,看著高野生氣的表情,卻也讀到他眼中的擔憂。

 

「對......對不起......。」小野寺紅著臉低頭道歉。

 

「是想要嚇死誰。」高野的大掌在小野寺的頭上揉了揉。

 

讓小野寺躺下蓋好被子,高野輕輕的在小野寺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晚安。」

 

「晚......晚安。」拉過被子遮住臉,小野寺不想給高野看到臉紅的自己。

 

高野關燈走出房門,遠遠的,傳來大門上了鎖的聲音。

 

一整夜,小野寺握著手裡的鑰匙,沒有放開過。

 

****

 

翌日。

 

「喂!快點給我起床!成山的工作等著你去做。」高野粗魯的把被子整個掀開。

 

「哇!高......高野先生,你.....你怎麼在這裡!!」小野寺嚇到大叫。

 

「免得你又給我睡過頭。」

 

(這......這......這絕對不是戀愛!!)



初稿完成於2012.12.10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旅行

Dou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好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