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被人輕輕敲了三下。

夏碎放下手上正在準備的東西,起身去開門。

「夏碎。」門口站著的是他的搭檔。

「怎麼了?」紅眼中有著不同以往的情緒,但隱藏的很好。

「褚,有沒有在你這?」

「沒有來過,這問題應該問米可蕥他們?」夏碎感覺自家搭檔有點怪。

「問過了。」冰炎沒打算多說,轉身就準備走。

「等等,褚學弟發生什麼事?」攔住冰炎,夏碎可以確定應該有什麼事情發生。

「只是不見了。」冰炎沒有回頭。

「......,你給我進來。」夏碎二話不說把自家搭檔拉進房間。

「你感覺不到褚學弟了嗎?」

「不知道跑去哪,或者被有心人遮蔽了氣息。」紅眼中難得的出現擔憂。

「你們發生什麼事了嗎?」褚學弟應該不會到處亂跑,一定跟眼前的搭檔有關。

「......」

二個人正在比賽誰沉默比較久的時候,冰炎突然急急就想往外走。

「你要去哪?」看著已經合作許久的搭檔,夏碎多少也可以猜到對方的想法,特別當搭檔是個悶葫蘆的時候。拉著冰炎的手不放,夏碎開始過濾起褚學弟會去的地方。

難道......?

「不准去!!」夏碎突然瞪大眼,猜到搭檔想去的地方。「要先跟公會聯絡才可以,那不是你一個人可以對付的。」心中浮現少見的恐懼,這是什麼不祥的預感。

說時遲那時快,冰炎一個轉身就移到夏碎的身後,一個手刀不輕不重的落在夏碎後頸,正巧是可以把人打暈卻不傷人的力道。

夏碎眼前一黑,抓著搭檔的手鬆了開。

「等......,冰......。」夏碎強撐著希望自己不要暈過去,但是身體已經不受控制的往下墜。

感覺到搭檔接住了自己的身體,把他放到隔壁寢室。

「不......。」不要去,夏碎急切的希望抓到搭檔的手或是衣服,但是身體使不上力。

「夏,你還有屬於你的事情要做,不能跟我一起去。」冰炎俯在夏碎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夏碎只聽到這裡,就墜入了無盡的黑暗裡。

****

夏碎一恢復意識,立刻翻起身,雖之而來強烈的暈眩感。踉蹌了下,夏碎扶著書桌邊,閉上眼等待暈眩感過去。

夏碎重新睜開眼,一入眼就看到桌上放著一張白紙。

其實在學院裡甚少需要寫字,自從夏碎學會通用語以後,他們就多半用通用語溝通。一直到褚學弟來了以後,才改用中文。

夏碎拿起白淨的紙,眨了眨眼,一滴二滴清澈的液體落在紙面。

紙上以夏碎的母語寫下端正的日文。

 

「褚就拜託你了。」

創作者介紹

一個人的旅行

Dou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這篇......算是冰夏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